Pls Click To Support This Blog,TQ!

請支持原創~讓鬥爭持續下去!

《逆流世代》屬非盈利,幾年來不斷勤於發表大馬政治時事評論,免費供網友們閱讀。請給予支持,樂捐些稿酬於部落客,信用卡與Paypal都OK,有多少就多少~再次感謝您熱心的支持。 Donations Are Welcome,to keep Arus Lawan's blogger continue his passion & struggle,Thanks 4 your support. 若無Paypal帳號,您可以透過銀行或網絡轉帳進行匯款,請聯繫: If you don't owned a Paypal account,you can pay via bank tranfer or online banking,pls contact 4 further details: kawasaki918ken@yahoo.com.tw

2012年12月27日星期四

加强战备,练好杀敌本领!






2012年12月26日星期三

甲州人民站起来!


《东方日报南马版》2012年12月13日

点图放大阅读


许月凤如意算盘是四角战

  • 当今大马 2012年12月10日 上午11点52分
 
许月凤在“霹州政变”中举足轻重、闻名遐迩。莫忘记,其他的“青蛙功臣”尚有前公正党两位州议员贾马鲁丁和莫哈末奥斯曼;以及“跳来又跳去”的纳沙鲁丁哈辛,此外还有行动党的吉舒荣特星。但名留污史、遗臭万年的非许大姐莫属,或许她是当中唯一的华人?

有 关许月凤的传闻比比皆是,有内部斗争论、有背后收钱论,尤其背负着“汉奸”、“叛徒”等污名,可许月凤仍沾沾自喜,这才让人大吐口水。许月凤在2004年 被委任上阵九洞州选区,以253多数票击败同为马华新兵的马汉顺;2008年,马汉顺到积莪营选区竞选,打败公正党阿祖南,成为霹州马华的“孤军”。而许 月凤以比往届更高的6707票卫冕九洞,在野三党顺“反风”之势夺下霹州政权,行动党更是大获全胜,成为该州最大党。
许月凤于2009 年 退党后臭名远扬,尤其靠拢国阵更使人民对她恨之入骨。这次据闻要以国阵旗帜出征九洞,民联也不感到稀奇,大吃一惊的反倒是国阵。马华蔡总便是第一个站出来 踢爆谣言者,声称马华不会接纳“外来者”(“外来者”却让马华回锅“执政”?),又补充“必须获得党员支持”。霹州联委会秘书陈进明更直言许月凤已没有 “利用价值”,却不排除“拥最高胜算者”上阵,虽然巫统和州务大臣赞比里都拒绝回应。
其实谁都知晓,就算许大姐搬首相纳吉做后盾,顺利 获 得上阵也赢不回九洞。许月凤此人再烂,行动党这个生招牌仍有口碑,九洞选区行动党也设有服务队,民众也不因许月凤的“落跑”而失望。再者,社会主义党要派 人上阵,难免重演三角战。其实,许月凤出征的两届都是三角战,2004年公正党符标国插上一脚(仅获358票);2008年为独立上阵的社会主义党候选人 莎拉斯。莎拉斯据说在该区已默默耕耘15年,却仍以1275票输掉按柜金。社党目前祈求攻打一席的机会,而许月凤的“选后跑”,多少也成为社党出征九洞的 理由。

如此看来,许月凤征求上阵是有道理的,她的如意算盘无非是四角战。就算她不以国阵旗帜,说不定也会用独立身份竞选,毕竟多角战将削弱两大阵营的多数选票,国阵大可放心打赌,谁知道?许月凤坚决要“死也死在九洞”,那九洞选民就宽宏大量些,让她“死得其所”吧!
 
原题:《死在九洞》


2012年12月9日星期日

割除政治毒瘤

513是巫统的咒语,巫统的杀手?也只有「513」。

鼎鼎大名的「牛姐」──巫统妇女组主席莎丽扎在巫统妇女组大会上,无视巫统中央先前 下达的禁口令,仍然大打「种族牌」,警惕马来人若不採取行动就会遭到边缘化;若巫统无法掌权,国家將陷入动盪,513事件必定会重演。 更可笑的是,她不知从哪来的依据,竟然搬出「癌症须从初期治起」这种笑话。

若莎丽扎要论「癌症」,513事件或许就是癌症的起源,但巫统 初期领导人的目的是根治癌症,而非持续蔓延至无药可救。被指为1969年后趁机夺权的巫统少壮派,如前首相敦拉萨和伊斯迈医生等,都是非常务实的人物,虽 然他们都早逝,但基本都为扶助土著的新经济政策订了期限,也就是1990年。其目標很简单,减少贫富差距,既把种族间的经济差异拉近,然则必须公平竞爭。

这 种「大跃进」目標很好,只是治標不治本。尔后,巫统的强人(前首相)敦马哈迪採取如邓小平「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模式,如著名部落客拉惹博特拉的一篇文 章中指出:「让一些马来人致富,產生一小部分的富人……一百名马来亿万富翁,接著才让这些亿万富翁帮助剩下的马来人。」

只不过,这一小部 分人富起来后,会无私地帮助剩下来的人吗?中共官商勾结的例子即宣告了「乌托邦之幻灭」,巫统那些发了財的诺门克拉图拉(权贵)亦然。更何况,权贵基本上 忽略了某种客观性,仅授之以鱼,而非授之以渔;又以糖果笼络选民、製造族群紧张来保全自己的地位和势力。

敦马哈迪最终以土著经济无法达至 30%目標,延长了「新经济政策」的寿命,那就是国民发展政策。这些「超英赶美」的政策目標虽然囊括全民,但无法医治其內部腐蚀,巫统更骑劫了政策,为了 配合政治需要炒作种族矛盾,以致名存实亡的「新经济政策」仍获得「崇拜」,而且「神圣不可侵犯」,而理据竟然是不胜其烦地搬出《联邦宪法》第153条。

首相纳吉接棒已近4年,从「一个大马」到改革转型计划,基本还是旧酒装新瓶,巫统只为了备战大选而暂时放慢脚步,而非有心为政治与经济作出改革。例如近几年 来不断崛起的公民诉求运动,国阵政府不仅抗拒民意,尤其眼界狭隘,只把问题都归咎在民联「乱」,却不敢正视自身的「烂」与「贪」。

莎丽扎 就像巫统的影子,映出了这种症状:「只要我的权与利遭到威胁,我什么都敢做」。眾乱象与癌症源自巫统,巫统权贵与朋党典当了新经济政策,拉阔了贫富差距与 族群和谐的鸿沟。別再拿马来人与土著人数说事了,贫富不均是全民的问题,是不分族群与不论肤色的。目前我国尚未面临癌症末期,则须提早把致癌的毒瘤割除!


东方日报 6/12/2012

别把我们当笨蛋!

《东方日报南马版》2012年1月29日

点图放大阅读




2012年12月4日星期二

Himpunan Kebangkitan Rakyat Negeri Melaka 人民力量大集会-马六甲站 8-12-2012约定你!



"Himpunan Kebangkitan Rakyat" di Melaka 

 8hb Dec. 2012, 8:00PM
 Bukit Palah (Seberang Jalan Masjid Bukit Baru)





2012年11月30日星期五

伊斯兰党大会顾全大局

伊斯兰党代表大会极其吸引目光,尤其是大选將近,今年虽比起往年较「保守」,却也非走「回头路」,足以瞧见伊党正在寻求另一条合適出路,渴求守住其堡垒区和贏得来届大选。

在 某「党媒」的刻意包装下,宗教刑事法被无限放大,有唯恐不乱之嫌。早前,一些评论员也强调伊党正在往「更狭隘的道路行走」,譬如多以班底谷国会议员努鲁伊 莎的「宗教信仰自由论」为基础,把伊党部分领袖之言论断章取义,却不去斥责《马来西亚前锋报》扭曲是非黑白、藉机炒作宗教矛盾。无可奈何的是,本国惯用的 政治伎俩,是这里一套、那边一套,藉此分裂民联共识;尤以伊党同时要保住马来选民,又得冲其他族裔选票,更是左右为难。

国人必须瞭解的 是,我国联邦宪法第160条文2(2)已阐明:「信奉伊斯兰教、能操马来语、奉行马来传统民俗及文化」者为「马来人」,于是马来人固然是穆斯林;在马哈迪 掌权时,放宽穆斯林可依例成为「马来人」。巫统方面所玩弄的手段,无非是以宗教充门面来煽动族群情绪;我们不妨参考长老会主席哈伦泰益所言,马来人和穆斯 林须以两个个体来看待,这点伊党可谓非常清楚。

参阅某英报分析夸大长老会署理主席哈伦丁所言「伊党的过去与现在目標一致」,有意突显伊党 还是「原教旨」的伊党,其实並不妥当。伊党的「过去」从何说起?伊党创党初期有社会主义路线、民族主义路线等,直到后伊朗革命时期,宗教路线之復兴才得以 成型。没有乖离斗爭,並非得以激进的「原教旨」为主,它可以视符合现实状况而定。譬如中东国家捲起的民主潮和伊斯兰政党上台执政,以伊斯兰为斗爭的宗旨, 未必一定要墨守成规、铁板一块。

其实今届大会有更多的亮点,是值得我们去关注的,比如伊党扬言將重视党內的女性,壮大妇女政治力量。在妇 女组大会中,伊党妇女组主席茜蒂再拉也再三强调捍卫女候选人席位,在政治上发挥力量。此外,伊党青年团纳斯鲁丁率先公佈本身资產,呼吁青年团候选人呈报资 產;伊党署理主席末沙布等也支持伊青团建议,于参选时公佈个人財產,並获得党中央认同。

若以「猛料」来说,长老会代表哈伦尼查辩论称党主 席哈迪阿旺是最適合的首相人选,相信將惹来敌对阵营如马华等的借题发挥。但哈迪隨后也表示自己只想当人民的「僕人」(khadam),拒绝自荐为首相,应 当以捍卫国家与全民利益为前提。此言想必又將被巫统「党媒」大力扭曲成「屈从」和「背叛」吧?无论如何,伊党確实顾及了两方面利益和民联3党大方向,达到 两全其美。


东方日报 25/11/2012

日本政局风满楼

1993年自民党分裂,小泽一郎和羽田孜派系的出走,导致宫泽内阁倒台,以八党组织的联合政府首次替换了1955年独大的自民党,乃日本第一次政权替代。 孰知1994年,弱不禁风的联合政府面临危机,又因阪神大地震处理不当和右翼对村山富市政策之不满,社会党选举重挫,村山于1996年隐退,将政权交托桥 本龙太郎,政权即「顺利」回到自民党手中,着实吊诡。

2009年,日本戏剧性迎来政权轮替,关键人物又是小泽一郎,执政的民主党,便是小 泽自1993年经历了退党组党之分分合合后,将自身领导的自由党,与鸠山由纪夫和菅直人统合在野势力所创建的民主党合并,四分五裂的在野阵营再次茁壮成 长。在之前的经历种种因素,包括自民党内派系纠纷丶议员日渐腐败和传出丑闻;数位继任首相及自民党支持率大幅度下降丶领导人轮番更替及参议院选举失利等来 看,多数日本人民已铁了心要自民党下野。

但民主党上台执政后反不怎麽得人心,而日本首相一直都扮演「引咎辞职」的角色,鸠山由纪夫在担任 短期首相后,便因冲绳美军基地搬迁问题处理不当,匆忙辞去「代表」(领袖)一职,民主党重选后由同仁菅直人继任。尤其以急上位的「破坏王」小泽一郎屡次角 逐不利,在民主党内已无足轻重,酿成了后来小泽一派集体退出。

再者,自民党在败选后重整旗鼓丶蓄势待发,2011年自民党甚至提出不信任案,意图表决倒阁,此后不久,菅直人决定退出(东日本大地震「处理不当」亦为因素),新届代表选举中,民主党鹰派的野田佳彦胜出并继任首相。

不 知是否命运安排,如同1993年政权更替后,上下台的前一丶二位首相任期都相当短暂,而迈入第三位的又即将面临选举的压力。尤其在2011年地方选举中, 自民党大获全胜,使民主党更倍感压力。野田在民主党内的派系倾右,又与小泽派不合拍,野田内阁让人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处理钓鱼岛购岛风波上的强硬态度,尤 其是野田的右翼形象和落实保守政策,更使日本逐渐陷入「转右」之泥沼。



随着2012年众议院选举即将到来,日本政客都在乐此不彼地「向右转」。尤其以改革无力而辞职的前首相安倍晋三,在自民党「总裁」(领袖)选举上二度当选,有领导自民党夺回政权的可能。

但自民党所面临的问题是极右派石原慎太郎退党组建「太阳党」,欲打造政坛第三势力。小泽一郎退党后另组「国民生活第一党」,再做最后一搏。

数年前才辛苦建立的两党制,是否将因日本政坛之政治现实而惨遭破灭?日本当今现状,经济一震不起丶连连低迷,东亚局势逐渐紧张,日本是否也会走向政局大混乱,极右势力藉机伸展魔爪? 


东方日报 22/11/2012

2012年11月26日星期一

两个阵线制度


《东方日报》2012年11月15日

请点放大阅读




2012年11月8日星期四

红红的十八大

中共迎来党的十八大,备受大陆以至国际瞩目,毕竟此番中央领导人轮替即将由“知青”一代掌舵政权。中共改革开放至今已三十余年,当今中国今非昔比,贪污腐 败、贫富差距、社会不公日趋严重等问题,都是新领导层必然面临的严峻考验。更何况,胡温新政对政治体制改革,以及什么“和谐社会”乍看也只是光亮样板,民 变蜂起已让中共当局极为头痛不已。

前几天阅报看到北京全城严防戒备,怪招百出,什么计程车不准开窗、朝阳区一带居民禁止放鸽子、禁止兜售刀具、遥控玩具飞机被限制等,以其说是百无一漏,还不如套个网络术语-“杯具”(悲剧)。有心分子除外,十八大给予中国百姓的应当是个新气象,是个希望, 期盼迎来改革开放最盛时期,尤其是民主转型和多元开放。正如他们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在南方谈话时所述:“两手抓,两手都要硬”,但人民看到的仅是政府越来越 硬,离改革开放的步伐却越来越远。

最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十八大前夕,据闻连歌曲都要严查,使到本来意兴盎然的十八大,又“一朝回到西元 前”。彷如毛泽东时期全国山河一片红,严苛打压“黄色歌曲”,禁止听又禁止唱。现在那据说最“红”的薄熙来已被打倒,其按照个人政治议程而推广的“唱红打黑”招牌也就告一段落。虽说“红”的抬不起头了,但“红”的文化部依然存在,大陆音乐人高晓松踢爆“死”、“下”等不吉利字眼的歌曲都一律禁播,虽然文化 部随后指出是误传,却让更多人清楚看到文化部歌曲审查制度彷如“文字狱”,间接扼杀音乐创作(岂止是音乐或歌手?)。
不说其他归类为下 流、情色或带粗口的,几个鲜明的例子如蔡依林专辑《特务J》被迫改为《爱情任务》,只因“特务”一词敏感;陶喆的歌曲《鬼》被指宣扬封建迷信,整首歌更惨 遭删除,这些何尝都不是持续“又红又专”的证明?正如有人问道:“中国哪里还有共产主义?”,保住政权才是最为首要的任务,马列、共产只是挂羊头卖狗肉,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或许才是最有说服力的名词。胡适1919年便提出了“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既然非主义挂帅,那问题总该要解决吧?

中共十八大轰轰烈烈,乃是美国总统选举外的热门课题,大陆内外众说纷纭、议论纷纷,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当年打着“民主”和“革命”旗号获得广大人民拥护 而胜利的中共,在一批又一批“诺曼克拉图拉”掌权后会有什么进步,咱们慢慢走着瞧。苏联实行“改革开放”导致灭亡的前车之鉴,中共如今仍耿耿于怀,所以 “两手都要硬”,改革开放只是美其名而已,否则中共政权早就宣告完蛋。



当今大马 2012116 下午520

换还是不换?



《东方日报.南马版》 2012年11月1日

点图放大阅读




2012年11月7日星期三

Jentera UBAH Melaka Tour(Ceramah Perdana PR)!Ubah战车马六甲站巨型讲座会



JENTERA UBAH Melaka Tour
Ceramah Perdana Pakatan Rakyat
UBAH战车马六甲站-
巨型讲座会

 
Tarikh 日期 :09/11/2012 Jumaat 星期五
Masa 时间 :7.30pm
Tempat 地点 :马六甲行动党总部 Pejabat DAP Melaka, Jln PM 1/1, Tmn Pandan Mawar, Jalan Pandan 75200 Melaka.
 
Penceramah 演讲者 :
YB Dato Teng Chang Khim邓章钦, YB Tony Pua潘俭伟, YB Teo Nie Ching张念群, YB Goh Leong San吴良山, Sdr. Adly Zahari, Sdr.Shamsul Iskandar & Sdr. Fariz Musa.

Percuma~Semua dijumput hadir 入场免费,请大家踊跃出席!
No. Tel :06-3369354 
P/S:呼吁各位身穿红衣出席 ~ JOM PAKAI BAJU MERAH!


2012年11月1日星期四

世俗國或伊斯蘭國?

首相署部长纳兹里前天又突然说,大马不曾宣佈为世俗国,联邦宪法也没提起「世俗」字眼,再次引起各方热烈討论。

《联邦宪法》第1章第3条款(1)「伊斯兰教是联邦的国家宗教;但其它宗教依然可在联邦境內任何地区以和平与和谐的方式实践。」,但第3条乃属「联邦宗教」条款,只阐明联邦的官方宗教地位,而非直接说明本国是「伊斯兰国」,顶多只是以伊斯兰为国教的国家。

本国穆斯林似乎对「世俗」一词反感,而非穆斯林则对「伊斯兰」一词敏感,可见多年来所实施的伊斯兰化政策,已將我国的世俗特色逐渐模糊化。按《联邦宪法》所 记载,足以证明宗教事务持中立,对其他宗教习给予合法地位,就算有象徵性的国教,仍可归类为较世俗的国家。因为就算是自称世俗的国家,其国內的宗教问题也 未必全然平等,甚至有偏袒和歧视的矛盾存在,如泰国、印尼等。


再者,大马是个拥有特殊国情的国家,大马不但为君主立宪制,结构属联邦政体,却奉行议会民主制度,东马两州的州元首虽是穆斯林,但多数人口以非穆斯林为主。

歷 届首相如东姑、拉萨和胡申翁都认同我国是世俗国,直到马哈迪就任以后,依老马「口味」也好,或某些议程也好,伊斯兰化已成事实。如一些论者所述,「渐进式 把伊斯兰教教义纳入国家主流,包括政治、行政、教育、司法甚至国家文化等方面。1988年6月10日,宪法修正案在国会被通过,从此马来西亚正规司法系统 不能再审核任何处于伊斯兰教法庭司法范围內的案件……」,已经很清楚地告诉我们,大马自老马时代开始已渐渐迈入伊斯兰国步伐。

这就是为什么,马哈迪敢于2001年9月民政大会上宣佈我国是伊斯兰国,不管出于何故,或继续与壮大的伊党较量也罢,国阵內的友党似乎无人反对,还把问题归咎于替阵或帮巫统「包装」伊斯兰国(马华称其为「世俗伊斯兰国」,藉此揶揄伊党「神权」)。

马哈迪日前公开指出,马华2001年没有反对伊斯兰国,而且马华提伊斯兰刑事法只为了「嚇」华人,如同摑了马华两大巴掌。兜兜转转,原来一切都是政治游戏,让选民大开眼界之余,亦能藉此反省我们的愚昧!

无论如何世俗或伊斯兰国,大马必然是《联邦宪法》所规定的体制。只是,世俗地位或许已被摧残,「伊斯兰国」也仅是名誉上的包装,要成立一个完全的伊斯兰国则不太可能。那仅是字面上詮释的把戏,政党间各有各表述,若本国属非世俗政体,那我国《联邦宪法》可休矣!


东方日报 29/10/2012(原题:随你怎么讲!)

反贪切莫嘴巴讲爽

我国的反贪会犹如虚设,尤其是在抓大鱼时,还刻意让它跑掉,任他们妄为,把百姓当草。反贪会的调查就像一场又一场的笑话,打击贪腐只是隨口说说,大鱼继续在水中自在遨游。

砂州首席部长泰益长子贝基尔被前妻爆出因靠砂政府而致富,估计共有逾10亿財產。而反贪会的答覆非常有趣,他们承认贝基尔確实有受惠于国阵砂州政府合约致 富,但「碍于现有法律漏洞,无法证明泰益滥权」。据反贪会副主席莫哈末苏克立所述,贝基尔是经过申请才得到工程,他父亲並没做任何决定,而是由州行政会议 所通过,是法律的弱点。

「法律的弱点」的说法挺有趣,也就是说由州行政议会通过,就属「合法」吗?那可不得了,因为国阵的行政议员都会牵涉其中!那反贪会为何不组织特別调查委员会展开地毯式搜查,查个水落石出?但人民心中似乎都有个答案:谈何容易?

看 过电影《金钱帝国》的人都知道,当贪污无法无天至形成「帝国」时,什么都是假。反贪不是靠嘴巴讲出来的,而是须建立健全的机制来监督有权力者,若当年港英 政府没有整顿警队的决心,廉政公署就不会成立,也就无法有效根除滋生在香港的那块毒瘤。更何况香港早期的反贪部如幌子,「只打苍蝇,不打老虎」;等贪腐猖 獗难治,唯恐连苍蝇也捏不死时,才来后悔就太迟了。


况且,反贪会副检察司苏克力认为,问题出在《2009年反贪污委员会法令》第53条 文,也就是贿赂和受贿双方都认罪,但二者供词仍须佐证,证据可以是文件或证人。既然如此,反贪会就必须致力调查找出证据或者证人,而並非只是辩称无能为力 或无法证明的理由,那请问反贪会还拿来干嘛?此外,这点也涉及到行政权独大问题,法令条文有碍公正和妨碍警方调查时,必须立法通过修改条文。人民又问:政 府会那么笨吗?

沙巴首长慕沙阿曼被指涉及洗黑钱一案,反贪会认为那只是给沙巴巫统的「政治献金」。那好,4000万巨款的政治献金该不该 调查?有人会把政治献金带出国的吗?政治献金法已在许多国家颁布,多则约上万令吉为限,而且务必申报收支报告。那4000万政治献金算得了什么?滥用60 万公款搞儿子婚礼,又算得了什么?




东方日报 18/10/2012;光华日报 21/10/2012
 

2012年10月23日星期二

马华的「万人宴」


马华大搞万人宴炒热选举气氛,国人不必感到新奇。早期有「一个大马组织」大搞宴席派礼物玩抽奖,不过是不久前的事,当时「选举猜谜游戏」已经起步,大马人疯狂猜大选日期,朝野政营蓄势待发,在野党许诺新政策,执政党大派糖果。

明眼人都知道,马华的劲敌固然是行动党,再加上几个月来的华教课题重担,已让马华神经紧绷、喘不过气来,再继续坐以待毙也不是办法。行动党最牛逼的就是搞文 宣、搞宴会,可以筹募兼宣传。我国人民熟知在野党被国阵打压,没有拨款、没有竞选资金等,于是会竭力去买票支持,除了传统的吃饭喝茶、政治明星演讲,还会 上演「栋篤笑」,著实值回票价。



马华搞什么千人、万人宴,自然有其策略考量,以往华社的刻板印象(stereo type)是怕死、怕乱,这些都是513事件及种族政治所造成的后遗症,华社只要安安分分做事即可,不要处处反对,反对就等同于「反政府」、「乱」。但歷 经老马后期的烈火莫熄、阿都拉政府和308海啸洗牌后,人民思变的心已逐渐稳固,尤其是近年来公民运动大行其道,使到更多政治冷感者参与其中。「一个大 马」政府已束手无策,只能跪求人民「再给国阵5年」。

至于马华有何新招?近日看到的有檳马华的「马华关心你我他」民意调查策略,派美女大 军直衝夜市,收集每人拉一张「我爱马华」横幅合影,目標是约「2万人」。老实说,我们这些市井小民都很可爱的,看到养眼美女和派环保袋,自然会停下脚步探 个究竟,你要民调就民调,拍照不就拍咯。这种民调是否有科学准確很难说,如今人民胃口大,想得也很远,对財政预算案的糖果都抱有质疑了。

马华的「万人宴」是否「反应热烈」,隨便抓个人来问,大多都会说是有人免费给票叫他去的。马华的餐券「售罄」究竟是指都被打包了,抑或背后有人资助,我们市 井小民就不得而知了。反正就是不透明化,像「一个大马组织」宴会那样拿不出证据,也不用提供什么证据;甲州首长更神,花公费替儿设宴还能坦荡地说:「反对党妒忌我」。

至于万人宴售票所得收入將捐献给华小,我想不用多说了,身为执政党成员却大玩角色对调办起慈善宴会,请问马华在朝跟不在朝有 何区別?再者,马华搞万人宴有何噱头?马华难道想时空穿越回到「那些年,我们一起卖彩票的日子」?拜託啦,马来亚独立至今已55週年,马华「公会」的「万 字票情结」还有完没完?

 

东方日报 15/10/2012(有改动)

你好大,我就该怕?

马六甲首席部长莫哈末阿里就是大牌,身为首长之子更大牌,官二代的一场「甘榜婚礼」就能花掉几十万,破大马纪录的除了人数外,能否再另辟「花钱纪录」?

这个最高纪录保持者当属砂首长泰益玛目,其长媳离婚一案再次爆出长子玛目阿布在国內外拥有达111个私人账目,存款约7亿之多!

莫哈末阿里比上不如,比下却有余,婚礼报公帐囂张跋邑,竟然还九不搭八地称如果他结婚来的人更多,是在野党「嫉妒」他!凭这句话足以瞧见甲首长的幼稚心態, 他到底是答不出,抑或想企图绕开,所以才道出这种废话?莫哈末阿里要比人数,要创大马纪录或吉尼斯纪录也罢,这些都不重要,但滥用公帑就是大逆不道!



如果纯粹只是「在野党在炒作课题」,那为何甲州首长仍不愿公开账目?从最初的宴席「被赞助」到10令吉礼金可以回本,一直都没给予正面答覆,只是声东击西称人家妒忌他孩子搞婚礼。

没错,婚礼乃人生大事,更何况是娶媳妇?但那是你家事,就该由你家来负责,为何消费公帑和动用政府部门,甚至还利用军方来搞奢华婚礼?就算是60万那也是笔庞大的数目,莫哈末阿里既然说10令吉能回本,那就请列举证据吧!

试问谁没去过甘榜婚礼?马来同胞大多举行甘榜婚礼,其他族裔也都参与过甘榜婚礼,若抨民联领袖没参与过甘榜婚礼,那简直是无稽之谈。


在 这种党国不分的畸形政治下,任凭权贵乱花人民钱不必负责任已是常態,是社会毒瘤,若此病症无法有效根除,莫说选举大糖果,最终遭殃的还是人民,每人都必须 承担这笔大烂帐!回看泰益长子靠砂州政府致富一案,反贪会以不能证明其滥权便了事,第一关都过不了,又怎样能彻查贪官污吏的「金钱帝国」? 莫哈末阿里谋私滥权一案,人民须严厉斥责和加强监督,突破第一关!切勿有「事不关己,高高掛起」的心態,要勇于揭发和討伐弊政,莫再让政治权贵踩在人民头上为所欲为,否则再多选举也改变不了现状!

东方日报10/10/2012,光华日报 14/10/2012 (有改动)



2012年10月19日星期五

多跳几次沟好吗?




东方日报.南马版 18/10/2012

点图放大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