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s Click To Support This Blog,TQ!

請支持原創~讓鬥爭持續下去!

《逆流世代》屬非盈利,幾年來不斷勤於發表大馬政治時事評論,免費供網友們閱讀。請給予支持,樂捐些稿酬於部落客,信用卡與Paypal都OK,有多少就多少~再次感謝您熱心的支持。 Donations Are Welcome,to keep Arus Lawan's blogger continue his passion & struggle,Thanks 4 your support. 若無Paypal帳號,您可以透過銀行或網絡轉帳進行匯款,請聯繫: If you don't owned a Paypal account,you can pay via bank tranfer or online banking,pls contact 4 further details: kawasaki918ken@yahoo.com.tw

2010年11月17日星期三

惊见马来行动党人?

                   Sdr.Mohammad Firdaus,Melayu alternatif!


行动党对马来人来说有多敏感?上网去搜查看看,你会发觉一堆莫须有的谬论呈现在你眼前,跟行动党结盟的回教党反被拖累,被马来愤青讥讽为“马来人行动党”(DAP Melayu)。对这些目光短浅、思想狭隘的人来说,行动党等同于剥削他们特权的撒旦,虽然根本就没这回事。

行 动党多年来被国阵—巫统抹黑,政治资本也极其有限,不打华裔牌实在很难熬下去。在巫统霸权的日子里,行动党偏向被政治气氛严重施压的人民,有其是以华裔、 印裔群体为主。那些极右愤青为何看不见行动党内有许多印裔支持者?也许对他们而言,非马来人就是一个群体吧?管得你那么多。总之,在巫统“马来人至上”的 长期教导下,马来人的思维引起了巨大转变;反之,只要非马来人诉求平等权益,就会被扣上种族主义者、反马来人、反回教等帽子。或许,我们不应该一竿打翻整 船人,巫统越恐吓马来人、妖魔化在野党,就越激励马来人往更广泛的思维路线走去,譬如“烈火莫熄”世代为例,现实就摆在眼前。

《星 洲日报》在报道加腊士补选时有篇文章,很多说不定会感到惊讶,一位名为莫哈末费特努斯(Mohammad Firdaus Babh)的马来青年,是行动党员。不熟悉行动党的人确实会很惊吓,马来人怎么会跟行动党走?行动党不是华人党吗?当然不是,火箭又不是马华公会,随时都 欢迎各族的加入!本人挺佩服费特努斯的勇气,反对巫统主流的异议马来人,若不是选择回教党便是人民公正党,而这位马来青年选择果断加入行动党。那些不了解 这种“叛徒行为”的朋友疏离他、女友背弃他、马来店主看不起他,但他还是坚持下来了,因此而成为行动党内少数的马来同胞党员。

费 特努斯是沙登区州议员张念群的特别助理,这点不奇怪。张念群、黄瑞林等行动党籍代议士有这个胆识,他们不惧怕进入马来人的圈子,和他们广泛交流并宣传行动 党的理念。无论《前锋报》侮辱张念群进入祈祷室、巫统流氓围殴探访马来农民的黄瑞林,就让他们方便去吧,我们必须相信马来人也想寻求改变,之所以如此才有 一股强大的反对势力。虽然有许多人是支持民联反国阵,却对行动党还存在着很多误会,特别是基于它看起来更像是华人政党,跟多元的公正党、马来伊斯兰教徒居 多的回教党有巨大差别。

费特努斯不像行动党副主席东姑阿兹依布拉欣(Tunku Aziz Tunku Ibrahim,少数著名的马来党员)般有名,他没有强大的背景,然而他却有着为民争利的理想,和一股求知的热情。他受过6年中文教育,由于此他更易理解 马来人难接触的层面。再者,他为张念群的亲民形象而感动,并在熟读了党章后才浑然发现,主流马来人所认识的是被诬蔑、种族化、重新“包装”后的行动党。这 也促使了这名友族青年参加“华人反对党”,甚至不惜跟狭隘思想的“自己人”闹翻,缺乏大志者试问岂能有此能耐?

我 们或许会想,到底会有多少像费特努斯那么勇敢“跨族际”加入行动党的马来人?其实,反对国阵的马来同胞不都这么做吗?公正党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虽说有人 将其讥为“巫基反对党”,但其多元性不容置疑。再来则是回教党,非伊斯兰教徒也设有“支持者俱乐部”(D.H.P.P)党籍,供华、印裔支持者加入。行动党呢?这长期为人所误解的多元政党,在长期跟马华的争斗的过程中,华裔成分明显十分浓厚。无知的马华还口出诳言,挑战行动党有本事就攻打马来区。问题是, 一个多元政党就经不起考验吗?非也,是约定俗成的思维模式,未能即刻扭转过来。再者是国阵长期分化族群的政策,以为国阵才能救大马人,不惜使用种族主义手 段来欺骗、诱惑人民。马华公会真的有胆,不妨在没有巫统的扶持下到马来区去选选看?输到脱裤都很难说!(也难怪,人家是正港“华人政党”)要了解国阵的双 面政策很简单,铭记“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就行了。

行动党没有马来人吗?我们国人都被国阵“骑劫”的历史搞 懵懂了,更甚的是懒得理会事实真相。再懒也懂得上网吧?官网资料里有个叫阿末宾顿(Ahmad bin Ton)的中常委,那可是少数中的马来党员。说到更广义的土著,砂拉越有个地方叫林梦(Limbang),那里有为数最多的达雅行动党员。翻阅2010年 第7期的《火箭报》,得知一个最忠贞的党元老逝世的消息,那位元老是依布拉欣辛格(Ibrahim Singeh),他在1969年(5.13事件发生时的那届大选)中选为打把州议员,乃行动党史上第一位马来人议员!当年连巫统展开挖角都没能成功,这就 是我们所忽略掉的历史。再经历国阵的妖魔化,国人还能知道多少真相?独立史、建国史都被他们骑劫、修改得一干二净,甚至为政客所利用再抛弃之时,我们是否 能更客观地看待有独特见解的马来人(无论是马来人抑或非马来人)?

你为马来人加入行动党的事实感到惊讶吗?很恐 怖吗?是一种叛国、叛族的行为吗?这很简单,你已被执政党的教育模式洗脑多年,就快要成为僵硬的种族主义者了。谁说马来人仅能是巫统党徒?他还可以使回教 党人、公正党人、行动党人、社会主义党人,甚至是共产党人(马共第十支队便是由马来人组成),这有何奇怪?巫统用虚假的民族主义骑劫马来人的自由若干年, 马来人就有权力去解除这隐性的枷锁,去寻找属于他们更广阔的天空。

凭借这样就算是分裂马来族群?马来人便会从地球上消失?那么,任由巫统见鬼去吧!


              Yo,what's wrong with this flag?Racist are nuts!

當今大馬 2010年11月16日 傍晚 5点16分

6 条评论:

维雄 说...

其实方贵伦的助理其中一位也是马来人,只是他是很低调。

Carmen 说...

其实在这一切kinrara选区及Teratai莲花苑已经在2009年成立了以马来人为主的行动党支部。莲花苑以马来人为主的行动党支部主席还给恐吓呢。

B E 说...

Please,please have more articles of this sort. Especially in Malay,Indian and English. Keep up on the good work.

Saw Tan Melaka 说...

hah~thanks B E,
sadly i'm majoring in Chinese language,so i prefer to write more in Chinese.I hope to write in English & Malay too,I'll try it soon~~

Saw Tan Melaka 说...

Carmen,
馬來人在行動黨裏一直是擡不起頭的,因爲他們被主流思維黨怪物看待。可惜的是,我們依然有少數馬來同胞依然支持行動黨,他們默默在為黨付出,這些都是事實!

Saw Tan Melaka 说...

to 維維:
看了11月號的火箭報,逐漸發現行動黨的馬來黨員有增加的跡象。比如較其它地方進步的雪州和吉隆坡,馬來人參加行動黨我覺得沒啥問題。若在我家鄉馬六甲,那是很難想象的。
某馬華議員以爲自己很“1個大馬”,以爲助理有馬來人就很獨特,但種族政黨始終是種族政黨,怎樣掩飾都沒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