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s Click To Support This Blog,TQ!

請支持原創~讓鬥爭持續下去!

《逆流世代》屬非盈利,幾年來不斷勤於發表大馬政治時事評論,免費供網友們閱讀。請給予支持,樂捐些稿酬於部落客,信用卡與Paypal都OK,有多少就多少~再次感謝您熱心的支持。 Donations Are Welcome,to keep Arus Lawan's blogger continue his passion & struggle,Thanks 4 your support. 若無Paypal帳號,您可以透過銀行或網絡轉帳進行匯款,請聯繫: If you don't owned a Paypal account,you can pay via bank tranfer or online banking,pls contact 4 further details: kawasaki918ken@yahoo.com.tw

2008年8月19日星期二

308至今八大国阵必倒的原因


始自308大选的海啸,三大在野党成功否决了国阵的三分之二国会议席,三党随之联合组织人民联盟以巩固在野势力。两线制不过是国阵希望维持的状况,时机不等人,民联、尤其是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声称势必尽快夺权,用吸引东马议员跳槽的方式达到推倒国阵政府的目的,建立一个崭新的马来西亚;也就是以建构多元的大马国族为目标,造就讲究平等的、自由的民主国家。

当今政局的不稳定,是民主之路必经的过程,然,我们看到只是巫统一昧纵容和煽动的所谓示威,籍此恐吓将会有暴动。513事件后巫统进一步独揽大权,不停燃烧种族情绪、用维护“马来主权”做藉口、实行固打制弃非土著不顾、当非土著是外人甚至二等公民,却忘了当年还有各族达到利益平等共识的社会契约。大马的多元种族政策名存实亡,而国阵还不时借此来衬托自己,确实有够虚伪且自欺欺人!理智性是战胜国阵各种奸诈手段最有力的武器,姑且不要理会国阵本身的一言堂,直至916大马成立日/变天日止,放开所有杂乱的思绪,思考以下这些被“触意”搞出来的问题;国阵真的有你理想中的“好”吗?他们有心改过革过了吗?经历了大半年,各位总该有个定论了吧?

1)308变天时,槟州民政党政府垮台,林冠英建议废除新经济政策,以更平等而又可保护马来族群的政策来替代。巫统议员召集/收买百人上街游行高喊种族主义口号,却不顾及槟州是以华裔占多数的州属。要是真入“疯婿”凯里所说,槟州将沦为像星岛一样,为何槟城在60年代公投时不选择独立?要等到现在来“剥夺”马来人“特权”?认清事实,尤其是巫统或民政党,槟州现今是民行党领导的民联政府。

2)国阵出尔反尔,直至明年起不会调高油价,谁知六月即刻暴涨了约70%。大马是产油国,物价涨油价不涨的原则谁都知道,国阵当局却一直以不产油国家来做例子胡乱瞎掰;东马二州、登州等产油州属依然是穷等州,国油乘全球石油涨价为由赚取了更多盈利,车多为患的大马人民自己受苦。如今,全球油价以减至RM120以下一桶,我们的首相连降低30%都不给,还说要再商讨?安华和沙比里的辩论中,安华发表的言论合理抑或沙比里的有理?是否怀疑安华夺权后油价会降吗?倒不如担心国阵在的一天,油价会否一直涨更妙!此外,我们还要给阿都拉两年作为赌注,来进行他的第九大马计划;在物价高涨的经济紧张时期,庞大的国库经费大肆地浪费在国阵州属没意义的众多豪华发展区域;在砂劳越建造成堆没用的水坝,破坏绿色大自然之余,更剥夺了原住民祖地。

3)国阵巫统“屈得就屈”,将1998的新瓶装旧酒,安华又被鸡奸案缠身,主角则换了一名叫赛夫的人来做,还有一众奇怪的人-赛夫爹、赛夫未婚妻、赛夫叔阿Pet等一同演出。离奇的是赛夫这个不读好书、中途退学的人竟然住在月租近万的高级公寓;为何报案时间是数天后?报案后整个月又去了哪里?孰不知有这其中有阴谋?我们的内政部长还好意思说保护证人,那为何受罪的是无证据就被逮捕、指控的无辜者安华?整个事情就像是一场政府配合警方的独角戏,重演了98年的PART2。赛夫在回教堂提着可兰经发誓,要真发个誓可以证实真相,那杀人者亦可发誓自己没杀人了;在发誓当吃饭的年代,这是什么烂招数啊?根本就无法律根据的滑稽动作,更使人怀疑赛夫心里有鬼。

4)东马危机要不是沙巴进步党领袖杨德礼率先提出“不信任首相动议”,我想国阵政府根本就不愿理会沙巴的窘境,更没人会知道沙巴的问题有多严重;现在才大动干戈要修补漏洞,赢回东马人的心。尤其是逐渐严重的难民问题,这一大群无辜的“外来人”(甚至本地出生的)充当政治牺牲品,不停被历届替换的政府利用后出卖。90年代始,马哈迪的M计划为了饱自己巫统的私欲,竟然大量分发公民证给难民,有些顺利留下,有些则持有烂纸一张。一直都被搁一旁的难民问题,如今要直接来个大扫除,清掉国阵自己的烂摊子,大批被遣返菲律宾,事情就能解决了吗?沙巴人民要不是国阵一直提言而无信的发展牌,谁还要投给它?更何况是被利用来投票的“外来人”?

5)巫统邀请回教党会谈的新闻被主流媒体夸大,就像是回教党随时要脱离民联,而聂阿兹和哈迪阿旺根本就没说要退出,分明就是巫统在背后耍计量,企图分裂回教党和分散民联力量,可谓一举两得。巫统万万没想到种族问题在回教党宗旨里不是个严重因素,而是重在回教方面而定。国阵成员党那里在“奉劝”巫统这种野蛮政党不要破坏国阵精神,其实常强调国阵虚伪精神的是巫统本身;民联成员党则直接指责和提出意见,要回教党解释清楚,才弄清了原来只是巫统个人的“合并”把戏,回教党只是会个面聊天而已。回教党确实很麻烦,尤其是建立回教国问题上但还需时间去讨论,瞎扯啥十字路口?不过是条直路,国阵更惨,面前已是分叉路!

6)律师公会举办的回教论坛为何有五百人在外头高喊极端言论?这是针对那些因配偶或亲人改信回教,而造成严重家庭问题的受害者而设,并非呼吁或企图挑战回教在大马或是马来人的地位。可示威者却可看出清一色马来人,口中还叫骂着华人、印度人去死,分明就是种族主义份子在搞鬼,何来什么为了维护回教的崇高地位?更遗憾的是,口说司法改革的国阵巫统却不由得论坛进行,一直在背后捅刀,不停地在抨击企图煽动马来人回教徒情绪,好一个多元化的国阵政府!马华在后面反对或表面支持论坛有何用?为何不敢当面去和巫统谈?怕损坏国阵精神吗?

7)有无发觉失踪甚至突然蒸发的人很多?而且还都是揭发国阵丑闻的人。巴拉提出了宣誓书,指炸尸案受害者的蒙古女郎阿坦图雅其实认识纳吉手下等人,第二天却出面删掉了条文,否定第一天的宣誓,第三天不见了人,一家人从此音讯全无。不知是警方捉不着还是故意不去捉,甚至被威胁或是被杀害了都不知。安华鸡奸案方面,Puswari医院的缅甸籍回教徒医师透露了赛夫的检验报告,当中写明赛夫无鸡奸痕迹;报告是真或假都好,而此医师确实消失无踪了,是遣送回国了?抑或被藏起来了呢?某些人当然希望这些案子都例为无头公案,从此无人问津,可不是?

8)玛拉工艺学院为啥不能开放学额?仅仅的10%就说威胁土著地位,而将罪都推卸在非土著身上,甚至是提出此开明条件的雪州大臣卡立。上千名学生着黑衫上街游行拉布条抗议,却没看见有人动用“大专法令”或是被逮捕归案的,这起示威是合谁的法?大专院校?还是亲爱的政府与警察?玛拉可以供留学生配额5%,为何死要绑着固打制不放?如此来对待自己大马人(华裔)?奉告诺奥玛等人,你们土著若要继续搞“种族学院”亦可,那民间就应该有华人学院、印裔学院,这样就没人会和你们争了不是吗?卡立的想法是正确的,却被抹黑成“典当”、“背叛”,马来人不愿接受竞争只因土著政策长期的“供养”,也可看出这是巫统在背后操纵的把戏,肆意玩弄种族课题。主权成了巫统的工具?土著难道是巫统的玩具?

安华现在终于成功提名了峇东埔补选候选人,相信还有更多当局的低贱招数使出来危害他的声誉,甚至威胁他个人的安全。提名日当天就传出有《新海峡时报》二名记者(其中一人为法国籍)被公正党/民联支持者殴打的消息,确实不利于目前备战的安华;孰不知流氓是否国阵混入去搞破坏的,然后嫁祸的?就像之前《光明日报》摄集被公正党保安掐脖子一样,当事人一日无法寻获,罪一日都不该推到公正党身上!真相即真相,有事太多东西实在过渡繁杂,被故意弄模糊的更加多,要盼其水落石出,在极权政府的手腕之下似乎不可能一一浮出。

大马要有新希望,就将安华送入国会,幸运的话就让他当首相;要求改变,一个日夜胆敢挑战种族平等课题、主张多元与和谐,大马无任何政治人物有他著名,无任何人有他如此能耐,国阵没有他那么的“真”,因为我们知道巫统在撒谎!否决国阵除了在之前308,826还得将安华抬上去布局,916等待变天日将国阵推倒,完成众人民的意愿,望民联政府能顺利夺权执政,为大马人争取民主平等之国家,公正廉明之社会!
“国阵必倒的八大理由”8月20日 下午4点13分-當今大馬


3 条评论: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好!

好1 - 写得好!

好2 - 这样长我也读完!

陳勇健 说...

谢谢你的赞扬~
我会尽全力写,写到国阵倒为止!

Onlooker 说...

巫统流年不利气数将尽
润松居士 | 5月21日 傍晚6点40分
每年春节前后,本居士都有免费替国阵批个流年的习惯。算一算它的气数何时将尽。

诸位可千万别怪本居士心肠歹毒。需知执政党对国家虽有所建树,奈何功不抵过。再加上马华,民政以及国大党的为虎作伥。巫统变得傲慢无理唯我独尊。最终陷万民于水深火热,诚惶诚恐中度日。本居士对国阵人神共愤的行径,早已恨入骨髓。无奈一介草民,手无缚鸡之力。欲抗之而有心无力,令人徒呼奈何不已。所幸本居士略晓麻衣鬼谷之技,于是乎以己之长为国阵批个流年。为盼老天有眼,许巫统为首之国阵政府及早寿终正寝则于愿足矣。

事关巫统在戍子年的运程。本居士在此是依书直说,并无虚言。巫统今年之党运实属病入膏肓之象。党格犯太岁,流年更是大大的不佳。该党戍子年的流年批语如下:

诗云:
丧门开处见老马,东马招安欠虑周,民盟迫使天缘尽,伯拉何事苦弥留。

解曰:
本年安华老马姑利入命,内无一吉。同恒三方岁破,灾煞内忧外患狐朋狗党交咬。虽有亮剑凯利相扶不能为力。立命在此难免伦常变迁众叛亲离矣。

本居士年过不惑久矣,唯独巫统戍子年流年所呈之凶兆是前所未闻。天命难违,该党失之天时地利人和,于308大选一役败得灰头土脸,几乎遭遇灭朝之灾。所幸得力于东马各师及时护驾,方幸免于难。经此一役,巫统本应卧薪尝胆。以知耻近乎勇的心态,从失败中学习如何挽回民心。更应该对东马各师感恩图报。

奈何狡兔死,走狗烹。巫统班师回朝后,则弃边疆之师于不顾。朝廷内钦点文武百官,更是用人至亲而非用人至贤。身居高位者,皆是留守中原之残军败将。战绩彪炳的东马之师,只获分配少数无足轻重的官职。此举引起东马各师哗然,有者甚至拒绝赴京就职。朝廷发觉苗头不对,深恐边疆起义,于是乎就再安插几个无权无势的官位以息众怨。

破镜之难圆,覆水之难收也。巫统一直以来享受惯了马华、民政及国大党厚颜无耻的奉承与献媚,对东马之师以下犯上之举必定含恨于心。待中原兵强马壮之日,将是讨伐边疆之时。届时必定尸横遍野,生灵涂炭矣。东马之师在朝廷乃属敢怒敢言之翘楚,以其坐以待毙,倒不如趁早良禽择木而栖。共举义旗投向为全民而战的民盟之师。共同为马来西亚创造一个公平灿烂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