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s Click To Support This Blog,TQ!

請支持原創~讓鬥爭持續下去!

《逆流世代》屬非盈利,幾年來不斷勤於發表大馬政治時事評論,免費供網友們閱讀。請給予支持,樂捐些稿酬於部落客,信用卡與Paypal都OK,有多少就多少~再次感謝您熱心的支持。 Donations Are Welcome,to keep Arus Lawan's blogger continue his passion & struggle,Thanks 4 your support. 若無Paypal帳號,您可以透過銀行或網絡轉帳進行匯款,請聯繫: If you don't owned a Paypal account,you can pay via bank tranfer or online banking,pls contact 4 further details: kawasaki918ken@yahoo.com.tw

2008年6月25日星期三

戴不起的宋谷

读了行动党议员巫程豪发表于《星州日报》的文章“戴还是不戴”后,对柔佛州行动党员的处境感到很无奈。尤其是在仅有四名州议员的民主行动党员来说,柔佛的州议会那塞满了国阵议员的凝重气氛的压迫之下,少数服从多数是在所难免的了。尤其是巫统的马来议员最爱借题发挥,带宋谷的课题就会被夸大化,甚至籍此煽动马来民族,乘机让行动党的名誉受损。

在4月20日所发生的事件便是很好的例子,巫程豪的文章说道其中的三名议员已决定在议会开幕时穿在戴宋谷与制服,很不幸地坚持不戴的文打烟州议员魏宗贤就无宋谷又一身西装前来,被吓令离开议会厅。听起来很有趣是不?我们能怪魏宗贤为何如此固执,不能就像其他三位那样委屈戴上宋谷穿上指定制服吗?再说,君主制的州属必须服从苏丹所谓“谕令”,犹如满清的“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般苛刻,违抗者就是不忠,国家宪法就写明了统治者的权力是不可被侵犯的。好的,行动党从来是不鼓励非马来人议员戴宋谷的,尤其是80年代马华议员就被此举动遭行动党炮轰过,这至少证明对非马来人在穿着上的一种尊重,非顽固且非反马来人亦非鼓吹华人民族主义。

308第十二届大选后,行动党面对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宋谷还是硬找上门来了。林冠英执政的槟州无这个麻烦,但苏丹统治的吉打、霹和雪兰莪该怎么办?行动党不认为这是“屈服”了,而是对统治者的“尊敬”,不要为宋谷等小事而阻碍身为州执政党一份子的地位。反观柔佛州的状况,行动党议员的立场极为尴尬,由于都是华裔之故,戴还是不戴都会惹来一堆的辱骂和嘲讽,简直是左右为难到不知要怎么抉择。不戴的魏宗贤成为苏丹指责的对象不止,还成了苏丹“谕令不可违”的示范人物,该当何罪?会否招惹马来人的反感不敢说,魏宗贤的胆敢以身作则的行为还真的不至于使他颜面扫地,毕竟他的坚持可以说是一种挑战-针对神圣的谕令?国阵奉承主义?还是巫统霸权主义?

宋谷是马来男性的戴饰,象征的是马来民族(其实印尼也有人戴),与回教徒白色的革比亚帽有些相似,亦有可能掺杂了回教内容,要是不了解其真正的涵义,岂可乱戴?只是目前的情况已大不同,宋谷的民族、宗教涵义基本上已减低,若仅是由于尊敬苏丹而要戴上倒觉得无妨。但毕竟这是在政治上的一种谅解和交涉,服饰、首饰等不管是任何民族都能相互接受,各族女学生穿得起马来长袍,马来人穿中装,华人穿沙笼根本就无大碍。宋谷的话恐怕太勉强了,就算华人愿意当帽子戴,你认为马来人会认同吗?

6月27日 8点32分-當今大馬
犀鄉友誼網-http://hornbillfriendship.com/main/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1187&Itemid=32

3 条评论:

匿名 说...

你這沒用的傢伙﹐真是某黨的應聲虫。除了寫文章發泄﹐你還會幹什麼﹖還有﹐我最看不起你這種社會的寄生蟲。

dealer 说...

楼上的你为什么匿名?报上名来,你真是卖掉民族灵魂的家伙,你除了在别人的文章发泄?还会干什么?还有,我最看不起你这些看了爽了,又要喷的人,我呸,你连当寄生虫的资格都没有,更别说是人!

Saw Tan 说...

不必理会那种国阵的跟屁虫
写文章发泄
总好过屌鸠他老母的臭基掰
不是吗?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