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s Click To Support This Blog,TQ!

請支持原創~讓鬥爭持續下去!

《逆流世代》屬非盈利,幾年來不斷勤於發表大馬政治時事評論,免費供網友們閱讀。請給予支持,樂捐些稿酬於部落客,信用卡與Paypal都OK,有多少就多少~再次感謝您熱心的支持。 Donations Are Welcome,to keep Arus Lawan's blogger continue his passion & struggle,Thanks 4 your support. 若無Paypal帳號,您可以透過銀行或網絡轉帳進行匯款,請聯繫: If you don't owned a Paypal account,you can pay via bank tranfer or online banking,pls contact 4 further details: kawasaki918ken@yahoo.com.tw

2011年12月4日星期日

“政治妓女”都不如



近来有很多不负责任的政客,藉着自己是女性说事,借“羞辱女性”掩饰自己的丑陋或避开麻烦,简直不知廉耻!尚记得“马青美眉”?马华没能力证实那些show girl到底是否党员,便自圆其说掰一大堆理由,马华妇女组还称公青团“歧视女性从政”。不好意思,最终自打嘴巴的是尊贵的教育副部长魏家祥,他的回应是:“马华女青是妓女,又如何?”,case close。
“走后门”上任的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部长莎丽扎养上万元一只牛,还让牛住豪华公寓的丑闻漏洞后,竟然也掰理由试图自己遮羞,而她最让人火大的言论,除了“我家人应得的计划”外(什么你家人“应得”,你连民选都不是!),便是那句:“反对党具政治议程,企图削弱巫统妇女组的斗志。”恕我问一句,你乱A人民钱、贪污腐败,跟你说巫统妇女组或女性官员有何干系?由此可见,“歧视女性从政”成了他们最得意的借口,相反地,几年前国阵议员在国会上发表“蹲坐论”、“月漏论”等歧视女性议员之时,他们的凛然大义在何方?
“青蛙”自揭其短
近期发生的有,霹雳班台州议员倪可敏在辩论财政预算案时,与著名的“政治青蛙”,霹雳州“非民选政府”副议长许月凤发生了冲突。或许,许氏与其他跳槽议员的丑陋行径,一直都令民联代议士大敢不满,尤其以许月凤在政变后的嚣张程度,更是让人难以忍受。据新闻报道,许月凤当天替代了“非民选政府”议长甘尼申主持州议会,仿如世仇的倪可敏和许月凤,难免产生激辩火花。许月凤不堪倪氏称其为“青蛙”(…事实确实如此),于是回呛议会里都是人类,只有倪氏是青蛙。倪氏姑且灵机一动,反呛其为“政治妓女”,孰知许氏对号入座、暴跳如雷!倪氏拒绝收回言论而被驱逐,是其1999年上任以来第一次。
马华妇女组仿如抓到了好康,即刻发表文告,又号召一班姐妹拉布条谴责行动党是“粗口党”、什么“侮辱女性”,再次把丘光耀祭上神台,称他“咒骂马华领袖、党员和其家属”。拜托,马华是第一天参加政治吗?政坛有如战场,不时炮弹横飞、死伤者无数,若经不起考验,就麻烦不要爽爽就提“高调问政”嘛!再说国阵也习惯在不同场合上羞辱在野党,僵化马华拿不出啥“好料”,没有好论述让人民信服,便谴责行动党没有文化啦、不是华人文化啦,那试问什么才是“华人文化”?马华又做到了哪些?林良实、陈广才以至蔡细厉,到底哪个有高度“华人文化”?
“政治妓女”男女适用
“政治妓女”一词虽俚俗了些,但这难道不也是许月凤最好的写照吗?从州议会到普罗大众,人们都惯于将那四个叛徒称为“青蛙”。许月凤听久了也自然会有“免疫力”,反正我地位显赫,任你们怎么骂,老娘就是不屑!倪可敏准备了冗长的辩论词揭发霹雳“非民选政府”涉嫌舞弊,不但不回应却遭到阻止。说你“青蛙”你觉得好玩,那就用词义相近的“政治妓女”呗!
“政治妓女”(political whore)是男女适用的中性词,专指那些为了谋取更高地位或利益,而不惜抛弃选民、不遵守诺言的政客。这种辜负与出卖选民的举动,自然会遭到讨厌和羞辱,正如“妓女”般随意献身的道理。但由于用在许月凤身上,所以才让那群伪善的国阵“姐姐妹妹”或“兄弟”用于大做文章、借课题大肆抨击行动党。但他们最好别忘记:
许月凤为所欲为
一、许月凤是美其名挂“独立议员”牌子的,为何马华妇女组要如此紧张?难道许月凤只是“美其名”,实已和马华“结义金兰”?而且巫统有五名女议员,为何她们却没感到意外,集体捍卫许月凤?;
二、许月凤也不停反问倪可汉“你对妓女有兴趣吗?我可以代你安排妓女!”,可见许月凤也无谓装可怜了,批评他人侮辱妻女,却询问人家要不要召妓,这是身为副议长应有的品格与风度?怎么副议长突然闻鸡起舞,当起“鸨母”了?;
三、许月凤滥用职权,阻止倪氏辩论,并在双方争吵时违反程序,停止议会并“封麦”不让倪氏解释。吵架应当是双方的责任,逐出者也应包括许月凤,结果许氏却要求厅警把倪氏赶出,倪氏拒绝,结果其椅子被厅警移走。“非民选政府”议长甘尼申随后上台,指许氏以下令驱逐倪氏离席。西华古玛援引议会常规,指许氏也须被逐出,却不被受理!民联代议士只好集体离席杯葛。
谁是“政治妓女”,许月凤自己应该最清楚吧?当然,她亦可选择当“政治鸨母”,继续为“非民选政府”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恭喜!恭喜!至于那些自动送上门来的“姐姐妹妹们”,扪心自问,你们是在支持女性议员的尊严及捍卫其地位,抑或是随意践踏及自取其辱?说句不好听的,假惺惺的人,连“政治妓女”都不如呐。
NOVEMBER 30, 2011 - 11:16AM 公民眼 

1 条评论:

anakmalaysia 说...

KTN,that bitch is worse than a whore, i don`t think any body wanted that kind of whore ! Dare her to return to Jelapang on next GE, abok pun tak da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