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s Click To Support This Blog,TQ!

請支持原創~讓鬥爭持續下去!

《逆流世代》屬非盈利,幾年來不斷勤於發表大馬政治時事評論,免費供網友們閱讀。請給予支持,樂捐些稿酬於部落客,信用卡與Paypal都OK,有多少就多少~再次感謝您熱心的支持。 Donations Are Welcome,to keep Arus Lawan's blogger continue his passion & struggle,Thanks 4 your support. 若無Paypal帳號,您可以透過銀行或網絡轉帳進行匯款,請聯繫: If you don't owned a Paypal account,you can pay via bank tranfer or online banking,pls contact 4 further details: kawasaki918ken@yahoo.com.tw

2009年2月8日星期日

不民主的“伪”霹雳州政府



我十分赞同李凯文在“当今大马”发表(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97881)的看法,“霹雳州政府变天”以来纳吉就一直在攻击这是种“以牙还牙”的行为,我说纳吉实在是连小人都不如的人物,怎能够和安华比呢?人家安华呀,是基于国家当今局势之条件下无法将马来西亚政府“变天”、又或者说尊重所谓“法律”吧,民主选举既然是人民少数服从多数选出来,那就认了吧!话说回来,我们国人谁都知道安华就算有心,变天的成功率依然不高,可起码民联有尝试公告国人耐心等待,不管是下一届大选抑或变天,是要人民“认可”的情况下进行的。近几天有人借机一直在数落安华与民联政党,其视角不仅狭隘,而且缺乏脑袋去思考!

纳吉是怎么“以牙还牙”的?说不好听这一切都是场阴谋,霹雳州民联政府察觉不到而因此不幸落入了这老狐狸与国阵野心家的圈套中。上一次不是有消息说巫统的两名州议员要“跳槽”的吗?难道那些人只顾看日前局势,却忘了事出必有因?若说国阵指责民联不是也再策划跳槽吗?这就错了,不成立。霹雳州在上一届大选是民联掌权的,而你国阵在霹雳州沦落成反对党,是你们一直在算计,从中搅局弄得整个州政府不好办才是!两党议员的人数就差三个人,三个人一旦动摇就成大问题,这就是国阵“篡夺”的关键所在。我就不信这三个人是无辜的!
为什么?第一、三份辞呈怎么都一个“版模”?难道三位辞职的原因都那么“巧”?第二、很明显这是酝酿已久的“政变”,三人可想已串通好,否则怎么会那么顺利?第三、为什么三人在之前突然失去踪影?竟然还是在跳槽谣言盛传期间,谁都会怀疑你们是否在搞鬼!第四、许月凤不停辩驳自己的受害者,万大事都可以商量,为何你在两名公正党员退出后,你也插上一脚?要知道,许月凤亦是关键,她一走,国阵的人数就凑齐了。结果不出所料,国阵搞政变了夺权,连“伪”州务大臣都选好了,速度何其之快!

再回头看,安华与纳吉比起来谁奸诈?安华要以号召跳槽手段更换政府,也要凝聚天时地利人和三大条件才行,不能说是已失败,是已尝试过,“916变天”许多人对此时间失望,可安华有答应他“一定”会做到吗?还有人又会说安华与民联是骗子之类的话,真是如此吗?人民真的准备好变天了吗?问题就出在这里!马来西亚与霹雳是国家与州,哪个行政单位比较大?哪个的问题较大、较多?现在纳吉很高兴在那儿喧嚣无耻的报复行为是民联的回礼,根本是两码事嘛,拜托。国阵政府在后面操刀篡夺霹雳州政权就很民主吗?还敢攻击他民联的做法不民主,结果纳吉还是很高兴地认了其实国阵很“不民主”,现在各位看清楚了这“不民主”政党是多么地狡猾了吧?那两名“想”跳槽的巫统议员去了哪里?跳槽了没有?要是他们现在跳过去局势说不定就会改变了,可真有这么一回事吗?太彰显了!国阵巫统在自导自演,安插了两位政客,再从民联那儿搜刮政客,真是两全其美啊!

霹雳州变天,苦的恐怕又是霹雳州人民了,霹雳州的局势动荡不安,现在还要忙着迎接“两个”州政府,叫他们怎么吃得消?所以嘛,跳槽的议员怎么会不可耻?将难得稳定下来的局势再次陷入混乱当中,“伪”政府如今还受了苏丹的肯定,问题还没解决、民联政府还不至于解散之时你却大摇大摆地称自己“执政”了,那三名“无党籍”议员说不定很情愿当“新”国阵州政府的反对党吧?恳请英明的苏丹,您就遵照州人民的情愿,解散该届州政府进行州选举吧,您不想难堪、也不该让您的臣民受这种打击吧?一个自称以“不民主”方式篡夺多数人民所票选出来的州政府,谁还会料到他们还有啥肮脏手段还没使出?国阵的“变天”之义不是“根本”情形的变化,倒真是“反动势力”的复辟,真该为马来西亚的民主默哀一分钟呀。


当今大马| 2月9日 上午10点45分


3 条评论:

Susuteh 奶茶 说...

小弟好,
想来,您也深感霹雳州不合法的骑劫民意的作为吧!
加油,努力

匿名 说...

那鸡错吃蛤蟆,正在毒发吐白泡!

由于那鸡-饿鸡抢屎,黑夜抢劫青蛙,错将蛤蟆当田鸡,正在毒发吐白泡!

中毒症状:

1) 许月鸡精神崩溃,变成过街老鼠,连累母亲在巴刹买不到菜!

2) 那鸡不敢出席霹雳州的活动!


3) 原定于2月10日,在华都亚也(Batu Gajah)庆祝苏丹登基25年举行的“霹雳州苏丹与民同欢宴会”也宣告无限期展延!

4) 由马来人前线(Gagasan Melayu)在霹雳州怡保大草场主办的五万人支持苏丹大集会原定今早十时举行,但大批记者抵达现场,却发现没有任何民众聚集!


5) 大宝森节庆双包大臣隔空较劲,印裔民众热迎尼查冷对赞比里!

6) 赞比里国在怡保育才华小举行新春团拜,在多名保镖及数十名警察与自愿警卫队组成的人墙开路,然而密不透风的保安,还是阻挡不了百名站在校门外的请愿者所发出的嘘声与喝倒彩,赞比里只能尴尬的进入礼堂!


霹雳州,回教党武吉干当(Bukit Gantang)国会议员罗斯兰于02/09不幸逝世,60天内必须补选,预料,这场即将来临的补选将是备受瞩目,因为这是霹雳州变天后的一场全民公投。

敬请霹雳州,武吉干当所有良知的人民,将您神圣的1票投给回教党,让那只鸡马上毒发攻心,刮阵灭亡。

陳勇健 说...

是呀。。有脑的大马人都会愤怒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