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s Click To Support This Blog,TQ!

請支持原創~讓鬥爭持續下去!

《逆流世代》屬非盈利,幾年來不斷勤於發表大馬政治時事評論,免費供網友們閱讀。請給予支持,樂捐些稿酬於部落客,信用卡與Paypal都OK,有多少就多少~再次感謝您熱心的支持。 Donations Are Welcome,to keep Arus Lawan's blogger continue his passion & struggle,Thanks 4 your support. 若無Paypal帳號,您可以透過銀行或網絡轉帳進行匯款,請聯繫: If you don't owned a Paypal account,you can pay via bank tranfer or online banking,pls contact 4 further details: kawasaki918ken@yahoo.com.tw

2009年7月4日星期六

政党流氓必须押送法办!

在自己选区内被流氓袭击,民主行动党爱极乐区州议员丘培栋与葛西当区州议员吴良山俩前者被推倒跌伤后者双手被拉伤,更是伤及了一名围观的无辜百姓,这群无法无天的、众所周知的、大名鼎鼎被民众所公认的“政治流氓”-巫青团是也!

武吉卡迪本为丘培栋议员的选区,选民登记的活动也经已展开了数月,民行党议员在自己当选的区域范围内服务人民有何不妥?竟然会遭到如此野蛮对待与羞辱?不禁让人感叹“王法”是为何物也?国阵议员也许看人举有此动而深感不爽而百般刁难,提出无理的杯葛出动市议会执法人员啦,又或者警方啦,可谁能料到这一次出马的却是“鼎鼎有名”的巫青仔?姑且这是有人从中计划好来闹事的说不定,执法人员既然无法驱逐民行党议员与前来登记的人民,唯有出动流氓了不是吗?

想到巫青仔或许咱真的会不寒而颤,回想起他们的“事迹”确实可与“极端”一词同位,忆起恐吓华社、叫嚣成堆的种族主义口号的隶属巫统的一群“有为青年”。“人多欺人少”一向是他们的一贯作风,四五十人大喇喇地前来夜市场的档位,一开口就喝令限时五分钟要人家立即收摊滚蛋,他们是何许人也?执法单位吗?非也,正是巫青团,领导前来闹事的声称自己为该区的副团长云云,哗众取宠,声势浩大之余就是不跟你谈条件,且出口成“脏”开始辱骂在场的议员们。不理睬他们?好,采取直接手段-破坏!桌子被打翻被狠踢,饮料糕点洒落一地,还有其党员用警棒将桌子砸裂一个大洞,悬挂的白灯也被弄倒在地而破碎。此等流氓行为,警察就算在场也同样遭受辱骂、甚至做出这种野蛮行径时他们也无可奈何,巫青团何时替代了警方,成了区域的老大了?堂堂州议员被这样侮辱、为围攻、被流氓伤害,这还有啥法律可言的?要真是懂法,这群流氓全都该抓,为何还能这样了事?这说得过去吗?我们亲爱的执政党-马六甲州的国阵政府,这事你必须负起责任、给个合理解释了吧?

两名州议员明智就在于不跟他们闹,巫青仔本着就是来闹事的,再多的道理想必他们也听不进耳,要是与他们冲突的话,说不定还可能引起种族纠纷,上了各族间的和气,后果将会是何等地不堪设想呐!然而大丈夫虽能屈能伸,但任由这群貌似“准军事”(有带武器!)的群氓反复这样闹事,这未免真的对不起广大人民,对不住这伟大的、各族和谐的马来西亚社会的吧?咱执政党反复地强调不操弄种族情绪,却任由本党之外的青年团在各地作威作福,到处找麻烦,真怀疑他是纪律差不懂管教呢,抑或是赋予其相当权力是行驶暴力的呢?

管你有心还是无意,若欠缺一个合理的交代便等于是对实质人权的侵犯、政治暴徒滥用暴力、无视社会治安、无视人民代议士!哪有逻辑说在野党搞活动就四处被打压,就算是酒宴也好,小至此次事件的活动也罢;而却纵容政治流氓到处惹是生非、祸害民众?法办这些群氓吧,国阵政府!否则你说得再好听也莫过于此。

當今大馬 7月4日 晚上10点45分

2 条评论: